欢迎来到温州大剧院
 


 

2017-06    
S M T W T F S
    010203
04050607080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中国的“悲惨世界”,陈忠实最满意的版本——话剧 《白鹿原》
最后编辑时间:2017-05-22

2015年最受争议的话剧,非陕西人艺版的《白鹿原》莫属。在前有北京人艺大导的明星版本,后有吴京安的花腔《白鹿原》,改编的电影,秦腔,电视剧等等数不胜数,这样的氛围中,陕西人艺的白鹿原突出重围,成为2016年“难得的戏剧良心”,获得了观众,专家和媒体的高度赞誉,成为陈忠实最满意的版本,也被认为是中国话剧的新巅峰之作。而如今2017年他们来了!527日、28日温州大剧院连演两场将中国当年的近半个世纪的各种人物命运交织的纵横人生展现在温州市民观众的眼前。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剧协主办的第六届“国际戏剧学院奖”中,陕人艺的话剧《白鹿原》斩获优秀剧目奖、最佳主角奖、最佳配角奖及最佳新人奖四大奖项,实现了陕西元素在国际戏剧舞台上的华丽绽放。而编剧孟冰更是凭借《白鹿原》,获得了2016年度壹戏剧大赏“年度最佳编剧”,从而证明了《白鹿原》从小说到戏剧的文化高度一致性。而在2016年度为数不多的演出中,观众对白鹿原都赞不绝口。这是中国的“悲惨世界”(费元洪语),是近年来难得的戏剧良心(北小京语)。很多观众观看后,久久难以忘怀,他让我们从浮华中沉静,并且对于自己的文化根脉产生了巨大的、无法言说的、感同身受的、历史的悲怆感。

看点一:《白鹿原》之剧情——完美改编,妙不可言

      名著《白鹿原》是厚重的、深刻的,陈忠实先生以平和老道的讲述方式将故事娓娓道来,文学成就不是刻意追求出来的,却是深藏不露让人沉溺其中的,所以改编的艰难之处在于要用短短的两个半小时浓缩50余万字的鸿篇巨著!从作者的抒情空间中梳理出故事与戏剧冲突已是难事,在二度创作中充分表达作品的精髓和灵魂更是难上加难。此版《白鹿原》的创作正是在叙事中紧紧抓住了作品中的命运感,与原著作品进行着心灵的嫁接,才使整台演出有了统一的节奏。

    作为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编剧,孟冰老师迄今已创作过60多部作品,《白鹿原》是他投入感情最多的作品,所做的“功课”达到几十份文件,厚度远远超过原著的十倍之多。故事的结构要忠于原著,但矛盾冲突必须更具张力,如何调整呈现的顺序、角度和分寸?小说中最打动人心的是性格鲜明的人物语言,如何把“文学性语言”(包括书面语言,而不完全是“口头语”。陈忠实老师的说法是“寻找自己的句子”)变成生动的戏剧台词,又不依靠编剧生硬编纂?创造波澜起伏的剧情以及可以表达文学语言的戏剧环境,将全剧人物的台词和风貌都统一在一个格调之内,这样的剧情才会天衣无缝。这种精彩绝伦的改编也只有那些熟悉原著的观众才能深刻体会满口留香的韵味和拍案叫绝的剧情设计,所以建议买票的观众去剧院之前最好再次温习一下原著,才不会错过那些看似随意却深藏匠心、道似寻常却苦心孤诣巧夺天宫的剧情设置!

看点二:《白鹿原》之导演语汇——紧扣人性,深不可测

     全剧情节繁多,剧情跌宕起伏,导演胡宗琪紧紧把握对生命的痛处与叹息,在导演语汇中处处体现着真实的人性、残酷的命运以及悲悯的情怀,精心设计了很多意料之外的鲜活表达给观众身临其境的戏剧体验。尤其是在此版《白鹿原》中妙用“歌队”形式呈现出千姿百态陕西关中村民形象,完美融合在每一个规定的情境中,戏中的群众演员非常像古希腊戏剧中的歌队,在戏中叩问、提示、诉说、心语、解析……以旁观者、倾听者的身份给出评论、阐述事件、体现传统观念。歌队的意义丰富,他们是可怕的人言,是谁也逃不出的围墙,是集体无意识的外化,导演用充满美学的写意处理,呈现出了令人赞叹的审美格调,用精良的制作细节,启发着观众对原著对命运的再度思考,呈现之美深不可测!

看点三:《白鹿原》之舞美——一动换景亦移动幻境

   《白鹿原》的故事内容繁复,有历史的沉重感。此剧在舞美设计融入时代、地域、风情、民俗诸多元素,浸透着传统关中文化的精魂,不管是高耸逼人的牌楼,还是威严肃穆的祠堂,精致细腻,一鳞一爪都在诉说历史的沧桑与厚重。巍峨厚重的景片富有中国古代画家称为“幽静是最美的音乐”的那种雕塑美,不仅静观美感震撼,亦可随剧情推进随时移动,远近高低随意组合,横陈竖置都是场景,一动就换景成就了移动幻景,为舞台营造了梦幻多变的情景,也为剧情变换争取了最多的时间!

看点四:《白鹿原》之音乐——克制之美,画龙点睛

    当今话剧舞台上的音乐音效运用大部分还停留在了配乐煽情的初级阶段,在选曲上,很多导演喜欢用名曲、名歌来凑数,从不探究音乐的灵魂属性。在《白鹿原》中,音乐的运用极其细腻高级!音乐的节奏仿佛是全台演出的一支内心指挥棒,不露声色的烘托着故事的命运、人物的内心及戏剧的情绪,在观众的情感堆彻到无以复加的时候,一下把大家推到在恣意汪洋的滚滚情绪里无法自拔。

     尤其是老腔的运用,绝没有哗众取宠更没有喧宾夺主,而是完全立足于故事的发展需要,为剧本的情绪充分服务,采用了不同于春晚的“摇滚呐喊范儿”,而是运用不常见的极其克制的哀婉咏叹味儿,将全戏推入高潮,完成关键的临门一脚,其音乐魅力让人惊艳折服。

看点五:《白鹿原》之演员——没有演员只有角色

   “舞台上根本没有演员,舞台上就是一群白鹿原的生民,”这是观众对于陕西人艺《白鹿原》演员的评价,“看完根本记不住演员,因为他们就是小说中的那个人物!” 一部没有明星大腕的戏,却成就了最真实的白鹿原,为什么?正是老陕身上才有那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生冷硬蹭倔,才有那种不怒自威、外儒内刚的骨血气!

    同时这一版采用了地道的关中方言设计,去掉了台词上的腔调感,使角色们个个找到了灵魂,这是《白鹿原》的一种奇有的语汇,使地方特色成为一种“气场”,一种形象化的“氛围”,散发着舞台上的仪式美,同时具有辩证的审美性,使这部具有一种地域风情的话剧充盈着极其语势的生命力! 语言的原生态无形中成为这部戏剧的文化本色,它是古老家族世代单传的“文化秘籍”。一腔慷慨、一腔苍凉、一腔诉说、一腔期盼,同《白鹿原》一样闪烁着生活的希望。

  友情链接 >>